四川9762国际至尊品牌专注建筑结构补强、加固施工、加固设计、咨询,以其先进的经营方针得到客户一致好评,是一家专业的建筑结构补强企业!

公司动态

千年福寿沟排水工程思索

标签:[db:TAG]    浏览次数:     时间:2017-09-08 14:34:10

千年福寿沟排水工程思索

马德建

9762国际至尊品牌 技术顾问

南京工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 兼职教授

2016年7月又进入一年雨季,全国多地惨遭水浸,赣州市降水近百毫米,市区却没有出现明显内涝。这得益于已建千建的福寿沟,历经内涝危害之后,想一想座城市的百年根基,为城市建一个“福寿沟”式民生设施,不仅功在当代,而且能造福后人。

[摘 要] 2016年7月又进入一年雨季,全国多地惨遭水浸,赣州市降水近百毫米,市区却没有出现明显内涝。这得益于已建千建的福寿沟,历经内涝危害之后,想一想座城市的百年根基,为城市建一个“福寿沟”式民生设施,不仅功在当代,而且能造福后人。

[关键词] 福寿沟;防洪;排涝

1、引言

进入五月中旬,南方多日暴雨。江西省赣州市也频频暴雨,有时一天之内降水将近百毫米。倾盆而下的雨水,下个不停。国内南方不少城镇内涝受灾时,赣州这座千年古城并未发生明显内涝。此时,离赣州不远的广州、南宁、南昌等诸多城市却惨遭水浸,有的还被市民冠上“东方威尼斯”的绰号。一时间,效率低下、吞吐不灵的城市排水系统成了众矢之的。

包括广东省一位城管局局长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都承认,城市排水系统做得最好的是江西赣州。不过,他略显不服气地强调,“这个系统也是古人留下的”。至今全长12.6公里的福寿沟仍承载着赣州近10万旧城区居民的排污功能。有专家评价,以现在集水区域人口的雨水和污水处理量,即使再增加三四倍流量都可以应付,也不会发生内涝,“古人的前瞻性真令人赞叹”。

2、福寿沟的历史变迁

从飞机上俯瞰赣州,可以看到赣州城三面环水,东面是贡江,西为章江,两条江在老城区的北门汇合成了赣江,而赣州老城区的地形则像一个乌龟壳。因而,传说中,赣州好像一座乌龟形的“浮城”,所以不管江水怎样涨,赣州城都能跟着浮起来,不会内涝。

水是城市的血脉,其温顺时就滋养一方人民,其狂暴时就形成水灾。赣州古城当初在城市规划和建设中也是不断地完善。城市下水道是城市中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一般在建设城市时,同时修建下水道,并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逐步完善。赣州市的下水道也经历了开创、形成和完善的过程。

据考证,梁承圣元年(公元552年)确定在章贡二水间建设赣州城时,开始建设了简易的下水道。当时城区规模很小,东西临江,南部城墙“在秋华坊今古城巷”即今健康路章贡区总工会一带。城区面积约1.2平方公里,下水道的服务面积在这个范围之内。只有一个出水口,城内“东西南北诸水,俱从涌金门出口,注于江”。

福寿沟线路图

唐末、五代初,宁都洛口人卢光稠入主虔州城,成为第一个本土出身的最高行政长官,开始了客家人真正自主管理的历史时期。这一时期,大量的客家人涌入城市。人口的剧烈膨胀,市场的频繁交易,加上卢光稠有意称王的政治企图,城市迎来了历史上最重大的一次扩张。这次扩张,将城市从一平方公里沿贡江向南扩展为三平方公里,街衢在原有阳街、阴街两街的基础上增加为六街,南面开护城河联通章贡两江,一大片与东面贡江相连的低洼河滩地进入了新城廓的范围,从此赣州城就成了无水患之都。

北宋熙宁年间(公元1068年-1077年)刘彝任虔州知军,主持规划建设了赣州城区的街道,并根据街道布局,地形特点,采取分区排水的原则,建成了福沟和寿沟两个排水干道系统,服务面积约2.7平方公里,“造水窗十二,视水消长而后闭之,水患顿息”,形成了比较完整的排水干道网。从此,赣州城才消除水患。

3、修建始祖

经有关文史专家考证,大名鼎鼎的古代治水专家刘彝就是福州长乐人。长乐地方志记载:“刘彝,字执中,是若虚四子,第六世。宋庆历丙戍科登进士,官授邵武丞转胸山县令,除水都丞出知虔州、桂州等皆有政绩,卒赠光禄大夫,崇祀乡贤。”

据《赣州府志》(清同治版)记载,刘彝在虔州做了三件大事。

其一,针对虔州百姓迷信神鬼,有病不求医的恶俗,他专门编著了《正俗方》两卷,痛斥巫医,并强制推行医药,为虔州营造了清明风气;

其二,针对当时饥民甚多,多有弃子的恶俗,他张榜于关衢,鼓励收养弃子,并以每日补助两升粮食的政策吸引平民百姓,此举颇受欢迎,以致虔州有“甘露普降,瑞莲绽放,瑞粟之应”的新气象;

其三,当时的虔州城三面环水,尤其是贡江洪水暴发时,城外江水每每倒灌入城内,严重危及城市居民的生命财产。刘彝根据城区地势,在城内筑福、寿两沟,解除了虔州城的水患。浩大的福、寿两沟工程费时将近十年时间才完工,这一令人称奇的古代城市排水系统,对赣州城市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为赣州的老百姓带来了极大的好处。直到今日,还有九百多米下水道仍然在使用。

据赣州史志记载,福、寿两沟建成后,解决了江水倒灌和城区内涝的水患。赣州城的城市下水道福、寿两沟历经千年,一直沿用至今,成为中国城市建设史上的奇迹。

赣州人民为纪念刘彝,为他铸造了一座高2.7米、重约1吨的栩栩如生的青铜雕像,2008年7月22日安放在赣州市宋城公园的古城墙旁,彰显刘彝建福、寿两沟的伟大历史功绩,成为江南古城又一亮丽景点。

宋城公园全景图

刘彝塑像

4、排水防涝原理

为什么会叫福寿沟?一个下水道为何取这样一个吉祥的名称。这是不少现代人纳闷的问题。

打开福寿沟古地图,我们会清晰地看到在龟型的赣州古城图上,南北向一个清晰可见地一个古篆体“寿”字型结构下水道平布在其上,东西向也是一个古篆体“福”字型结构下水道平布在其上。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是受古代城市风水学文化的影响,因主要线路走向形似古篆体“福寿”二字,故沟因形而命名。

话说当年刘彝受命到赣州上任后,经过反复的思考和实地踏勘,比较科学地提出了根据城市地势西南高、东北低的地形特点,以州前大街(今文清路)为排水分界线,西北部以寿沟,东南部以福沟命名。

福寿沟工程主要分为三大部分:

一是将原来简易的下水道改造成矩形断面,砖石砌垒,断面宽大约90公分,高180公分左右,沟顶用砖石垒盖,纵横遍布城市的的各个角落,分别将城市的污水收集排放到贡江和章江。

二是将福寿二沟与城内的的三池(凤凰池、金鱼池、嘶马池)以及清水塘、荷包塘、蕹菜塘、花园塘、铁盔塘等几十口池塘连通起来,一方面增加城市暴雨时的雨水调节容量,减少街道淹没的面积和时间,另一方面可以利用池塘养鱼、淤泥种菜,形成生态环保循环链。

三是在城墙脚下开设了12个防止洪水季节江水倒灌,造成城内内涝灾害的水窗,这种水窗结构由外闸门、度龙桥、内闸门和调节池四部分组成,主要是运用水力学原理,江水上涨时,利用水力将外闸门自动关闭,若水位下降到低于水窗,则借水窗内沟道之水力将内闸门冲开。福、寿两沟均通过城墙下面的水窗,分别排入章江和贡江。

十二水窗的具体位置在同治《赣州府志》和《赣县志》福寿沟图上注明的有四处:即今赣江路水窗口,八境路新北门、西门口、西门城脚下。另有二处(八境公园和刑祠庙)的结构与水窗相近。其他六处无从查考。

赣江路水窗(俗作水叉口)是保存较完整的宋水窗实物,清名“水堑口”。县志载:“水堑口、地洼,下有水门,盖池城东南之水也”。

赣江路的古水窗由四个部分组成,即出水口处的外闸门、沟道、进水口处的内闸门、调节池,并与古度龙桥联成一个整体,西与蕻菜塘相连,构成城东南的水利咽喉。平时,雨、污水由下水道流经度龙桥经水窗排入贡江,雨季或暴雨时,水量经蕻菜塘和调节池调节。外闸门门枢安装在上游方向,利用水力使闸门自动启闭。即贡江水位高于水窗水位时,江水水力将闸门关闭;江水低于水窗时,沟道水力将闸门冲开。

为了保证窗内沟道畅通且有足够的水压力(冲力),刘彝采取变断面,加大坡度的方法来加大水的水流速度,进入水窗的水增加流速2~3倍,水窗的坡度是4.25%,比正常下水道大4.1倍,这样就保证了水窗内的水保持强大的水压,既可以冲刷走水中的泥沙和杂物,又可以冲开外闸门,排入江中。

福寿沟是以排雨水为主,雨污合流的合流制下水道。概括起来是:“寿沟受城北之水,东南之水由福沟而出”。主沟完成以后,又陆续修建了一些支沟,形成了古代赣州城内“旁支横络”、“纵横行曲,条贯井然”,主次分明、排蓄结合的排水网络。对改善城区环境卫生、居住条件起了重要作用。

福寿沟切面是不断的变化的,到了下游部分,水沟支沟越来越多了,沟截面更大了。即有利排水又节省投资。

但由于沟道过于追求“形”状,纡回曲折,给后来的管理增加了困难。赣州解放后,把修路疏沟列为当时市政建设的重点。在调查了解福寿沟的走向、完好状况、排水等情况后,从1953年开始逐段进行清理、修复和改建。当年修复了厚德路的福寿沟767.7米。由于年久失修,倒塌淤塞严重,1.5米深的砖拱沟道,淤积深度超过1米。八境路、均井巷、姚衙前、中山路等地段的福寿沟,大部分在民房下。为了便于清理维修,从1954年开始,将11条街穿越民房的沟段改用直径为0.6~0.9米的钢筋混凝土排水管埋设在街道上,总长1662米。1956年建设八境公园时,将园内的出水口(古水窗)改由涌金门出。至1957年止,福寿沟的修复改建工作基本完成,恢复了排水功能。

1964年在东门口增加了一个出水口,使五道庙一带的水由东门排出,减少蕻菜塘下水道的流量。

感谢刘彝为官一任,营建了千年不倒的民生工程-福寿沟,造福于世世代代赣州人民!

从古代人的环保理念和实践运用中我们可以看出,古代人环保理念的核心思想是尊重自然规律,在保护自然的前提下利用自然,这一观点其实与现代环境保护中“可持续发展”的概念不谋而合,即能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对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古代更多指的是可供人类使用的动植物,现代转变为对能源的节约利用。同时,保护自然环境、不增加污染物的观念与现代“环境容量”理念也如出一辙,即某一环境区域对人的人类活动造成影响的最大容纳量,山林川泽如此,大气亦如此。

这些古代环保理念的形成也许是基于“天人合一”的朴素哲学思想,也许是基于生产能力有限条件下对自然较大程度的依赖,但其中所体现出来的尊重自然的态度和解决问题的智慧应当在现代环境保护中重视并延续下去。

5、反思

不过,古人的前瞻性往往赶不上后人的破坏性。

按照刘彝当初的设计理念,福寿沟仅是整个赣州排水防洪体系中的一环。修建于宋代的坚固城墙是最好的防洪堤坝,还有城内的数百口水塘。刘彝曾差人将福寿沟与城内的水塘连通起来,以发挥重要的调蓄作用。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水塘由1919年记载的84口,已减少到不足10口。有数据显示,总长度12.6公里的福寿沟,如今能探明的长度只有4.5公里。

“以前这里的荷包塘,现在变成了楼房,蕻菜塘被填满后变成了社区,下壕塘被填平后变成了菜市场……”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怀念起以前遍地水塘的日子。

有些水塘也“幸存”了下来。八镜路的鲤望塘被开发成了娱乐场所,不少居民在这里划船嬉戏。由于建楼堵塞了水道,文清路上的清水塘被垃圾包围,污水蔓延,漂浮着大量苔藓,散发出一股股恶臭。

排水通损坏后坏污染的水塘

有资料显示,福寿沟系统80%的蓄水池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用钢筋混凝土建成的楼房。

赣州新区2000年前做的城市规划,排水管道口径多在500毫米,按照一年一遇的标准来建造的,所以这种设计技术的落后是城市内涝的重要原因。

北京大学地理系教授冯长春是最早意识到赣州水塘重要意义的人之一。1984年,在详细考察了赣州的水塘之后,他发表了一篇论文,题为《试论水塘在城市建设中的作用及利用途径—以赣州市为例》。当时,赣州城的水塘面积约0.6平方公里,占整个城市用地的4.3%。

冯长春从赣州园艺场得到的资料显示,1958年该单位拥有400多亩水塘,到1981年初仅剩130余亩。市区其他几个公社所管理的水塘有很多被填平。

一旦破坏了原有的排水系统,在城市排水上出现困境几乎是立竿见影的。靠近厚德路附近的水塘填掉后,盖起一幢五层住宅楼,致使周围地区排水无出路,附近的土坯房屋被水浸泡后倒塌。填掉赣江餐厅后面的水塘后,下大雨时,餐厅厨房内积水一尺多深,根本无法正常营业。

在当年的那篇论文里,冯长春建议,今后应该坚决停止向水塘“进军”。同时,他建议将水塘与护城河连成水系。在冯长春看来,其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要远大于填塘建房。

26年过去了,在听说“水塘只剩下两口,护城河早已被填平”之后,冯长春仍然觉得非常惋惜。当年北大师生历经数月为赣州作了一份规划,希望新城在外围发展,最终未被采纳。

在21世纪的今天,后来者只能通过荷包塘、蕻菜塘、清水塘这些残留的地名,去遥想当年那座被水环抱的江城了。

最近台风暴雨或夹击南方,一些南方城市,特别是沿海城市,又将再一次面临“水漫金山”的考验。“东方威尼斯”的调侃,实际上是对城市排水系统的巨大嘲讽。每次暴雨降临,总要吞噬一些无辜的生命以及百姓的财产。也正是在暴雨中,城市排水系统的各种问题才凸显出来。在反思城市排水系统时,赣州古人留下来的排水系统—福寿沟,引发关注。这一古人留下来的排水系统,让三面环水的赣州免遭城市内涝。

福寿沟是古人建设的工程,长期以来一直发挥着巨大作用。遗憾的是,尽管城市内涝频频出现,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屡遭威胁,却少见现代版“福寿沟”出现。

6、国外排水系统

1. 伦敦下水道

英国伦敦下水道的历史也在150年以上,伦敦地下水道系统的修建与流行病肆虐有关。由于水体污染,1848~1849年间,一场霍乱导致1.4万伦敦人死亡。疫情结束后,为了改善滋生传染病的温床--伦敦地下水道,英国着手改进城市排水系统。

工程历时7年完成,纵横交错的下水道实际总长达到了2000公里。弥漫在伦敦空气中的臭味终于消失了。下水道将污水与地下水分开,从此以后,伦敦再没发生过霍乱。伦敦市民为纪念建设伦敦下水道的带头人巴瑟杰的贡献,给他塑了一座雕像。2009年5月,伦敦下水道曾经经过一次巨大的冲洗工程。脱脂后的下水道变得宽阔、通畅。

伦敦排水系统一

伦敦排水系统二

伦敦下水道三

建设伦敦下水道的带头人约瑟夫-巴瑟杰

2. 东京下水道

除了地震以外,对日本影响最大的恐怕就是台风和夹裹而来的大雨。上世纪50年代末,与当下的中国情况类似,日本的工业经济进入高速发展通道,却因为下水道系统的落后而饱受城市内涝之苦,一到暴雨季节,道路上水漫金山,地铁站变成水帘洞;再加上生活污水、工业废水直排入河,公共水体污染成为社会关注重点。

1964年日本成立了专门部门统一下水道建设及排污标准,更换老化管道。1970年,日本大幅修改了《下水道法》,每年投入大量国家预算用作污水收集和处理的建设及运营。首先,东京设有先进的降雨信息系统来预测和统计各种降雨数据,再进行各地的排水调度。其次,暴雨后东京路上不积水得益于人工建造的“川”。类似壕沟的“川”密布东京都,排涝作用非常大,所有细小水道都通往“川”,再通过比“川”更深更宽的地下水道通入东京湾进海。

此外,东京投资24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0亿元),耗时14年(1992~2006年)建成了堪称世界上最先进的下水道排水系统—首都圈外围排水道,整个排水系统的排水标准是“五至十年一遇”全长6.3公里,包含5根直径30米、深60米用管道联通的竖井和1个调压水槽,系统总储水量达67万立方米。最大的下水道直径12米。

东京的雨水渠道,分靠河渠地域和其他地域两类,以便更好的排水,下水道的每一个检查井都有一个8位数编号,便于维修人员迅速定位。

东京下水道深达60米

3. 巴黎下水道

巴黎城市下水道系统处在城市地面以下50米的世界,从1850年开始修建,前后花了一个多世纪才完工。巴黎下水道总长2347公里,约2.6万个下水道盖、6000多个地下蓄水池。清淤系统配备了电脑控制,还有专门针对雨季塞纳河水的“涨水站”以及安全阀,以及用于下大雨时保证排水效果的路边下水道等等。每天,超过1.5万立方米的城市污水都通过这条古老的下水道排出市区。

有意思的是,巴黎下水道还是一处观光旅游点,1867年巴黎承办世博会期间就开始向游客开放,陆续有外国元首来这座地下迷宫取经。位于塞纳河阿尔玛桥畔的巴黎下水道博物馆,如今每年客流量超过10万人。下水道四壁整洁,没有想象中的污秽与腥臭。通道中间是宽约3米的排水道,两旁是宽约1米的供检修人员通行的便道。如此宽敞,可见,《剧院魅影》中下水道内划船的情节并不是浪漫的虚构。

巴黎下水道一

4. 罗马

古罗马下水道建成2500年后,现代罗马仍在使用。公元前6世纪左右,伊达拉里亚人使用岩石所砌的渠道系统,将暴雨造成的洪流从罗马城排出。渠道系统中最大的一条截面为3.3米×4米,从古罗马城广场通往台伯河。公元33年,罗马的营造官清洁下水道时,曾乘坐一叶扁舟在地下水道中游历了一遍,足见下水道是多么宽敞。

仍在使用的古罗马下水道

5. 德国下水道

德国第三大城市慕尼黑的市政排水系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11年。地下总长2434公里的排水管网中,有13个地下储存水库,总容量达70.6万立方米。如果暴雨不期而至,地下储水库就可以暂时存贮雨水,再慢慢释放入地下排水管道,以确保进入地下设施的水量不会超过最大负荷。

伊萨尔穿过慕尼黑城,清澈的河水,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于慕尼黑城每天所排进去的生活污水、工业废水和落在地面的雨水。

慕尼黑一直在不断的扩大滩涂,河两边的湿地和绿地。这样在河水高涨的时候,利用大面积湿地和植被对水的涵养能力,减少河水对两岸的压力。而在平时,大面积临水的绿地也为市民提供了很好的休闲的去处。

地下储水设施 乘橡皮艇上班

6. 美国纽约

纽约作为美国最大城市,下水管道总长达到7400英里,位居美国城市之首。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剧,该市的污水问题给政府和公众带来严峻挑战。

纽约改造了14座污水处理厂。将纽约市居民生活污水所产生的大量污泥、甲烷和其他“副产品”转化为可再生能源。

一是从污水中繁殖的藻类中提取丁醇(一种可以替代汽油的燃料)同时,出售甲烷气体。

  二是收集排水管道污泥加工成富含养分和有机成分的、可回收再利用的生物固体,并作为肥料和土壤改良剂用于公园、田地、草坪、高尔夫球场等地方。

美国探险摄影师史蒂夫拍的纽约地下排水隧道

7、城市内涝原因追溯

1. 城市建设“重地表,轻地下”

城市内涝的最大的病根在于城市开发、建设过程中缺乏科学规划,‘重地表、轻地下’。”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保军认为,虽然极端气候是导致城市内涝的直接原因,但与快马加鞭式的地面建设相比,城市排水系统建设明显滞后,造成严重“肠梗阻”,这才是症结所在。“‘重地表、轻地下’的做法,折射出城市管理者急功近利的发展理念和政绩观。 杨保军说,由于一些地方衡量城市发展、考核干部的标杆更多的是经济增速,似乎只有高楼林立、街道宽阔、广场气派、商业繁荣才是政绩,所以当面对花费多,却看不见、用得少的城市地下排水系统时,真正下力气做的便少之又少。

由于长期投入不足,历史欠账较多,城市排水管网的建设明显滞后城市化进程。据《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统计,目前用于市政基础设施的财政性资金仅有4%投入到排水系统维护;养护维修资金90%依靠地方财政投入,难以按标准进行定期养护维护。来自国家防总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省会以上城市的排水标准一般只有一年一遇到两年一遇,其它城市的排水标准更低。

2. 市政排水系统的规划设计与城市发展不配套

城镇化发展提速,地方财政紧张,某些地方政府出于政绩观的需要,市政设施重地上、轻地下。市政基础设施的标准无超前性和前瞻性,城市防汛标准过低,有的城市甚至没有制定系统的排水体系的规划,基本上都是发展一片做一片,缺乏长远的目标。如果城市没有骨干排水管网的话,各个小区只能各自为战。还有的施工者认为,排水系统在地下,是看不见的工程,做得差一点没有关系,比如排水管接口不符合要求,留泥窨井形成虚设,自然经不起暴雨的检验。

四川省南充市出现“假窨井”

3. 泄洪河道清淤疏通不够

雨水从雨水口经雨水管道,再到河道。雨水管线属于市政,河道疏通却是水利水务部门的事,两个部门衔接不好也容易产生问题。以北京为例,“7.21”暴雨中,广渠门桥下,积水较深,在降雨不久就启动泵站排出积水。然而,积水并没有减少,护城河与铁路桥下的路段形成倒灌回流,排水相当于是在回流中形成一个“死循环”, 抽水设备相当于作无用功。造成此处积水严重的时候达4米深。

2012年7月21日暴雨,北京房屋倒塌10660间,160.2万人受灾,经济损失116.4亿元。

4. 路面硬化“喝”不进雨水

过去,雨水可以通过绿地、湿地、水塘蓄养,减少了雨水汇积,但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城市寸土寸金,越来越多的湖泊、湿地被填埋,城市绿地不断减少,城市的汇水能力也跟着大大减弱。与此同时,路面逐渐被混凝土、沥青等不透水材料覆盖,雨水无法渗透,只得靠城市排水管网外排,使本来容量有限的排水管道更显得捉襟见肘。

1973年,德国交通部制订了《路面结构内部排水系统设计指南》。在德国,不同区域会铺就不同的透水路面:像人行道、步行街、自行车道等受压不大的地方,采用透水砖,砖与砖之间用透水性填充材料拼接;自行车存放地和停车场的地面选择有孔的混凝土砖;在居民区、公园和街头广场则选用实心砖铺路,砖与砖之间要留出空隙。使用率高的步行道可用细碎石或小鹅卵石铺路。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德国大城市80%的路面可以透水。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5. 排水系统的管理维护不到位

再好的城市排水系统,如果不去认真管理与维护,还是达不到排水的预期效果。比如,长久不去检查、长久不去清淤、长久不去维护,排水系统又怎么会畅通,又怎么能经受暴雨的袭击呢?

6. 城市居民的综合素质有待提高

一个城市,仅仅有好的排水系统还不够,仅仅有合格的质量还不够,仅仅有专门的部门管理和维护还不够,还需有广大居民的关心与爱护、尊敬与保护。现在城市建设到处开花,到处是工地,人们经常会发现建筑垃圾随处抛撒现象,更有甚者,有的环卫工人清扫道路时,甚至图方便将泥砂等杂物直接扫入排水道和窨井,遇到大雨便会发生堵塞。

图片1.png

新华网:2013年10月23日,一场秋雨过后,落叶满地。在沈河区二经街上,环卫工人正在紧张地工作。

但是,他们将雨水连同落叶一起直接推扫到窨井。

8、多管齐下综合治理

暴雨停止,积水清除,内涝的城市又恢复了车水马龙、人流如织的繁华景象。但城市的隐痛依然如故,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城市用什么措施才能有效提高对暴雨的抵御等级?如何才能摆脱“逢雨必淹”的状况?这是包括城市管理者在内的城市居民都在思考的问题。

分析各个城市的自然环境、历史形成的街区轮廓,找出了症结产生的不同点和共同点,解决城市雨水“沦陷”必须各方面综合治理。

一是制定规划要“地上”、“地下”并重。首先从源头做起,城市规划设计部门制定规划时,应坚持基础设施先行,加大对道路、水、电、排水和燃气等城市管网建设,要和城镇化发展相匹配。同时针对城镇化发展迅猛的现实,超前性地留有以后地下管线扩容余地。杜绝重视地上建筑、忽视地下排水系统建设的弊端。同时,地方政府也要舍得加大对于排水系统的投入。

二是完善和修订相关技术标准和规范。地方政府和各级主管部门要及时检查相关城市排水系统设计的各种规范和标准,落后于城市发展的要重新制定,没有的要尽快建立。能够继续执行的,在执行的过程中要注意标准执行的范围,不能为了节约投资一味选用最小值。

三是建立“二次排水机制”。对城市重涝地区排水设施的改造扩容是必要的,但排水管网改造困难较多,大量排水设施在道路范围内,如果进行改造还会涉及到与道路以及地下其他管线之间的关系,有的地区地下管线已经布满了,根本无法再将小排水管换成大排水管,想增加排水泵站也没有地方了。针对这种情况,专家建议可采取“二次排水”的方式。借鉴国外经验,在今后的规划中把周边的公园、停车场、运动场等公共用地设计得比其他地方低一点,或者在立交桥周边修建一些大型的储水设施,暴雨时把水暂时存在这里,就不会影响正常的交通。

福寿沟75.jpg

赣州章江新区的中央生态公园,这个公园占地面积1002亩,兼具了生态、休闲、蓄洪、排涝功能,也是根据福寿沟经验建造的一处工程。具备了“二次排水机制”。

四是疏通开挖城市排涝河道,重视河道疏通问题。作为城市排水系统来说,河道不通,排水设施再好也没用。管道改造了,泵站也修了,但因为河道没疏通,雨水还是下不去。

福寿沟77.jpg

福寿沟76.jpg

五是排涝和蓄水相互补充。我国基本上是一个缺水的国家,特别是北方城市,如北京,排涝要和国情结合,不能一排了之,要综合利用雨水。这方面国外有许多好的经验可以借鉴。如同样是缺水国家的日本、新加坡,在城市规划时就在市内建立了不少蓄水池,还有的国家给住户配备了蓄水罐,专门储存雨水,用于浇花。用砂石、渗水砖铺路,这对城市保留雨水、湿润气候、保持湿度大有好处。

9、后记

相关部门总是喜欢用“N年一遇”来形容灾难的突如其来,孰不知,无论多少年一遇,总归还是出现过。如果这样的灾难之前出现过,政府部门还不吸取教训,直到内涝发生,才拿排水系统有缺陷来说事,就难免有些失职。

福寿沟79.jpg

排水设施等基础建设若不能认真规划及时升级更新,则城市外表越是光鲜亮丽,暴雨所造成的损失就越大。每次城市内涝过后,重新建设的费用恐怕要比修一条“福寿沟”多得多。

希望在历经内涝危害之后,在追求外表光鲜的同时,也想一想座城市的百年根基,为城市建一个“福寿沟”式民生设施,不仅功在当代,而且能造福后人。

本文由四川9762国际至尊品牌建筑工程公司编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getfireplug.com/article/orgnews/507.html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电 话:028-87650081

传 真:+86-028-87650081

手 机:18782482209 15397630801

邮 箱:345735872@qq.com

地 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青羊工业园N区9栋二层